<li id="b35nt"></li><dl id="b35nt"></dl>
<cite id="b35nt"><span id="b35nt"><th id="b35nt"></th></span></cite>
<noframes id="b35nt"><progress id="b35nt"><i id="b35nt"></i></progress>
<cite id="b35nt"><span id="b35nt"><address id="b35nt"></address></span></cite><address id="b35nt"></address>
<prog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ruby id="b35nt"></ruby></del></progress><add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dl id="b35nt"></dl></del></address><address id="b35nt"><ins id="b35nt"><ruby id="b35nt"></ruby></ins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address id="b35nt"></address></del></progress><var id="b35nt"></var>
<ins id="b35nt"></ins><cite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/del></cite> <prog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/del></progress>
<add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ruby id="b35nt"></ruby></del></address>
<strike id="b35nt"><var id="b35nt"></var></strike><cite id="b35nt"></cite><var id="b35nt"></var>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游戏·竞技 > 有一种梦想叫足球 > 有一种梦想叫足球目录

《有一种梦想叫足球》 / 作者:刺客柔情

收藏
暂无收藏记录...
阅读记录
暂无阅读记录...

第422章 简单高效的中央陆军 最后更新:2019-03-11

  曼联有三叉戟,阿森纳有三叉戟,而莫斯科中央陆军也有自己的三叉戟,那就?#21069;?#35199;人勒维,卡瓦略和俄罗斯?#23601;?#30340;日尔科夫。

  温格发现,卡瓦略报名是打前锋的,但其实他更像是一个进攻中场,埋伏在勒维的身后,而日尔科夫很多时候反而是往前冲的,这很奇怪。

  只能说是中央陆军教练的战术安排了,否则没有其他解释。

  不过对于此,温格倒是不担心,因为到目前为止,对手并没有显出特别强的短传实力。

  中央陆军的足球风格粗糙,这是相对于阿森纳来说的,其实他们的球风也是细腻的,毕竟能打进欧冠32强的球队,谁都是不是鱼腩球队。

  所以卡瓦略的几次精妙分球还是非常精彩的,只不过场地条件也影响了中央陆军的进攻。

  主教练在场边大吼大叫,温格听不懂对方在喊什么,应该是俄语,但是看样子很可能是战术的调整。

  温格猜对了,其实对方是在喊——远射,远射。

  冰天雪地,远射说不定会创造奇迹,这是很难说的,所以中央陆军的主教练要求远射。

  但是远射可不是说来就来的,因为阿森纳在禁区前的防守也是不错的,特别是禁区正面,那是不能给人随意远射的机会。

  弗拉米尼在这个点的控制上是很不错的,但是中央陆军已经形成?#26031;彩叮?#37027;么远射的机会肯定是会有的。

  很快,中央陆军再次打边路,日尔科夫在这边突破,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中央陆军会再?#20301;?#32447;球传中的时候,日尔科夫却突然倒三角传回到禁区前。

  卡瓦略在禁区前稍微调整了一步,巴西人的远射也是有技术含量的,他是用脚弓搓弧线球,吊球门的远角,这不是用脚背抽球的那种,所以对于球方向的把握是更准确的。

  但是力量会小一点,就看角度了。

  高大的门将对于这种球的扑救还是有准头的,但是这可是大雪天,无论是视线还是莱曼的反应能力都是受到影响的,这甚至会影响很大。

  好在这次莱曼很稳,跳起之后单掌把球拖出横梁。

  球没进,但是中央陆军的进攻总算是能打出来了,他们的主教练也大力鼓掌。

  其实进攻最重要的是有效果,就像英超很多球队?#35760;?#35843;射门,一定要射门。

  为什么?

  很简单,一次进攻形成射门,那么基本上成功了90%了,而一次没有形成射门的进攻,那么是很憋屈的。

  这就是为什么球迷看2018年世界杯上的西班牙会觉得那么憋屈,传球,控球还是一流,就是没办法射门了,这很让球?#38405;?#21463;。

  随后,波黑?#26041;?#25289;希米奇在禁区前获得一次射门的机会,他和卡瓦略就完全不一样了,他不玩巧妙的,完全就是粗暴的用脚背平抽。

  势大力沉。

  这球就像是炮弹一样,还好球的角度不刁钻,莱曼双拳把球击打出去。

  完成扑救,莱曼自己心中都吓了一跳,真是危险,这球要是偏一点,那么根本都无法扑救的。

  ?#23433;恍小!?#28201;格心中想到。

  刚开始温格可以允许对手对自己形成猛攻,那没什么,毕竟对手的进攻其实没什么威胁,能传中,但是并不能形成射门,所以这种无效的进攻多多益善,等于是让对方自己难堪。

  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一旦对方找到了射门的途径,那么进攻就是有效的了,所以温格才会开始担心了。

  “控球。”

  温格要求阿森纳加强控球,不能再让对手肆无忌惮控球了。

  这样一来,李乔在右边路控球。

  李乔的控球能力是很强的,他吸引了三名防守球员的注意力,这种情况已经有一种斗气的感觉了。

  也就是说,李乔已经拱火起对手了,而李乔也必须要注意保护自己,以免被踢。

  这种临界点已经很近了,看过足球比赛的人都知道,一次缠斗最终很可能就是以犯规结束的。

  而就在此时,李乔突然后脚跟一磕,这是完完全全的盲传,李乔就是信任罗西基会在自己的周围。

  所以说足球就和战争一样,在战场上,你的命是交给战友的,而球场上也是这样。

  李乔扭头一看,罗西基果然在,只见捷克人带球高速往前跑,而且阿森纳已经形成进攻的趋势。

  “可恶。”

  对方主教练觉得阿森纳是太贼了一点,见缝插针的情况下都能形成进攻,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温格满心期待,这球就看罗西基的传球了,两个前锋都可以传,而罗西基最终还是选择信任亨利。

  一脚?#27604;?#20136;利右脚往前一趟,可是这是雪天,亨利触球的动作就大了那么一点点,球就趟大了。

  亨利感觉很遗憾,同时感觉很遗憾的还?#21069;?#26862;纳全队,这球的机会是太好了,但是……

  亨利也是没办法,确实雪天控球更难,如果不是这样,那么这球一趟,马上抬脚就可以抽射了。

  这次进攻没有进球,但是敲山震虎,中央陆军明白阿森纳可不是汉堡,他们就算控球?#25163;?#26377;30%,也是能瞬间形成反击的。

  亨利,李乔,罗西基,法布?#20934;?#26031;这些人还是太贼了一点,中央陆军的主教练的?#25104;?#27604;天气还寒冷,看起来他大意了,也是前两场比赛让他骄傲了,真以为自己可以和欧洲顶级扳手腕了,现在看起来,其实还差的很远。

  上半场余下的比赛,双方的进攻都收敛了很多,而雪依然很大,这时?#38376;?#24050;经在判断这场球还能不能继续了。

  按照规则,如果雪真的很大的话,那是可以终止比赛的,而此时这种可能性已经是越来越大了。

  不过对于双方球员来说,当然是不希望改日再战了,这种艰苦的比赛谁都不想再来一次了,就算是?#38647;牛?#20063;希望今天就把比赛踢完。

  而天气似乎是不给力,温格也开始担忧了,现在边线已经看不清了,在上半场结束的时候,温格首先走向?#38376;校?#35810;问一下天气的情况,欧足联会掌握更详细的情报。
小提示?#21898;?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http://www.3050722.com
墨缘文学网
内蒙古快3开将
<li id="b35nt"></li><dl id="b35nt"></dl>
<cite id="b35nt"><span id="b35nt"><th id="b35nt"></th></span></cite>
<noframes id="b35nt"><progress id="b35nt"><i id="b35nt"></i></progress>
<cite id="b35nt"><span id="b35nt"><address id="b35nt"></address></span></cite><address id="b35nt"></address>
<prog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ruby id="b35nt"></ruby></del></progress><add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dl id="b35nt"></dl></del></address><address id="b35nt"><ins id="b35nt"><ruby id="b35nt"></ruby></ins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address id="b35nt"></address></del></progress><var id="b35nt"></var>
<ins id="b35nt"></ins><cite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/del></cite> <prog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/del></progress>
<add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ruby id="b35nt"></ruby></del></address>
<strike id="b35nt"><var id="b35nt"></var></strike><cite id="b35nt"></cite><var id="b35nt"></var>
<li id="b35nt"></li><dl id="b35nt"></dl>
<cite id="b35nt"><span id="b35nt"><th id="b35nt"></th></span></cite>
<noframes id="b35nt"><progress id="b35nt"><i id="b35nt"></i></progress>
<cite id="b35nt"><span id="b35nt"><address id="b35nt"></address></span></cite><address id="b35nt"></address>
<prog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ruby id="b35nt"></ruby></del></progress><add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dl id="b35nt"></dl></del></address><address id="b35nt"><ins id="b35nt"><ruby id="b35nt"></ruby></ins></address><prog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address id="b35nt"></address></del></progress><var id="b35nt"></var>
<ins id="b35nt"></ins><cite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/del></cite> <prog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/del></progress>
<address id="b35nt"><del id="b35nt"><ruby id="b35nt"></ruby></del></address>
<strike id="b35nt"><var id="b35nt"></var></strike><cite id="b35nt"></cite><var id="b35nt"></var>